澤山咸(咸,感也,取女吉)/ Surgeon 2009,8,5

老費的女兒小麗長得亭亭玉立,待字閨中,雖說也談過幾次戀愛,都不了了之,偶而也有追求者,都八字少一撇,來不及公堂會審就夭折了。三年前有一天晚上,老費意外撞到小麗和她的男朋友在巷子口接吻,一時百感交加,彷彿失戀,有一點不爽,又隱約有一種欣然祝福的情緒,他很想上前盤問,用FBI緝拿性侵犯的義憤填膺,又想遠遠觀望,用一顆星星的寧靜安心。

老費的爸爸很疼這孫女,三不五時就唸老費不用心,「難不成要把我的小公主變成老處女,氣死我老人家你才甘心?我死不瞑目哦!」老費不耐父親嘮叨,決定今年就把女兒嫁掉,一早來到女兒房前,正要敲門,忽然聽到門內有低低的哭泣聲。

老費把耳朵貼住門板,只聽得女兒邊哭邊在講電話,「我不管,我不要拿掉,你不理我的話,我就死給你看。…嗚嗚…」老費聽了火冒三丈,撞門而入,準備捉住女兒問個清楚,居然做出這般傷風敗俗之事。不料眼下的情景完全脫軌演出,只見女兒紅著眼眶在看連續劇,那女主角的聲音和女兒極像,嗚咽之聲竟連老費也騙過。

老費自覺唐突,乾笑兩聲,說:「小麗啊,別一直看連續劇,當心被戲圈住了,生活太入戲,太夢幻,不是好事。做人要務實,幸福才會…」還沒講一半,老費像一團垃圾即被小麗掃出房外,「阿爸,你不是說過,打攪別人看書或看電視,都是最沒禮貌的行為嗎?怎麼自己明知故犯。」聽到小麗的指責,老費掛著小學生被罰站的傻笑,在碰一聲巨響後,整個人像一張壁報緊緊貼在門外。

經過這一急一舒,一驚一笑,老費忽然覺得自己老了許多。身為一個男人,俯仰無愧於天地,卻被女兒八字少一撇的婚事搞得心神不寧,雞飛狗跳。難怪說女兒是前世的情人,一定是上一輩子的情債沒還完,這一輩子一起清算。忽然,房內傳出一群女人尖叫的聲音,「又是海尼根的啤酒廣告,整天歇斯底里的尖叫,一點小事就又哭又笑,無緣無故也可以感動到天翻地覆,把女人膚淺物化的本質刻劃的夠露骨。…」老費喃喃自語,分不清楚是在埋怨還是讚美。這扇門裡面藏著是他謎樣的前世情人,要承接她一生的幸福,他也許沒把握,要承接她的自衛訓練課程,他可當仁不讓。男人女人的愛情勾當,攻守技倆,他可是比誰都有見識,只是學生不想拜師,他也只能乾著急。

正當他轉身要離去,門忽然開了,女兒露出頭來,說:「你找我有事麼?」老費說:「阿公耽心妳的婚事,說我作父親的不盡責,我想問問妳的意見。」女兒眼神露出一抹驚訝:「什麼時代了,還要父母替我作主不成?阿公關心,我沒意見,難道你真的要來一套媒妁之言誆我?別擺譜了,我不吃這一套。」說完,便要關門。老費忙說:「誰敢管妳?我不過想找個機會和妳溝通而已,至少世上的壞男人爸爸比妳看得多,女人的青春和感情可是很珍貴的,我耽心妳不小心浪費在壞男人身上,搞得自己遍體鱗傷,不值得。」

「只怕不是男人壞不壞的問題,是夠不夠好的問題。」小麗幽幽地說道。

老費心中一陣激動,終於逮到機會可以開講,「好極了,妳講到重點。我們需要一個完美女婿。」他不講「男人」,講「女婿」,一下子跳了幾格,小麗有一點不滿,她對自己的男人要劃一個等號變成爸爸的女婿,充滿排斥感。加入父親的立場會把問題變得更複雜,小麗有一種不安,或許「女婿」這個角色會欺壓「男人」這個她最關心的角色。「男人只要我愛就可以,若變成連爸爸都要愛才行,未免太嚴苛了。」小麗心想。

「那你就說說你的完美女婿的條件好了。」小麗說。

看到女兒的臉色陰晴不定,老費說:「當然,這不是數學的集合問題,我的條件不應排除妳的條件,也不應凌駕妳的條件,我的條件說不定還會加強妳的條件。譬如男人會幫妳孝順父母,妳也會更愛他,他可以幫忙爸爸的生意,妳也會更感受到他愛屋及烏的愛。不是嗎?」小麗沒有反駁。

「其實每個男人都有他的好與壞,好,本身有很多面相,有些好還彼此矛盾。壞,也有各種層次,不同的角度去看也有不同的意義。男人的好,有的像龍,自信、堅強、高雅、變化、位高權重、常勝不屈,有的像馬,勤奮、耐勞、服務、負責、毅力、守恆,有的像狼,浪漫、情趣、唯美、深刻、靈敏、相知,有的像狗,忠誠、貼心、純真、順從、守護、相依。這些特質,幾乎無法全部集中在一個好男人身上,女人如果一味貪心想多多益善,恐怕弄巧成拙,一輩子找不到一個好男人。」老費一邊講,一邊想自己是不是唯一的例外,已經把四種動物的優點全部融入自己身上的絕世高手,不知不覺一張馬臉都快垂到地上。

小麗露出一下欽羨一下失望的神情。老費繼續說:「好與壞是相對的,每一種好的後面必定也隱藏著許多壞,像龍的男人可能某些時候會表現出頑固、高傲、自私、無情的缺點;像馬的,笨拙、平庸、無趣;像狼的,花心、不務實、不合群;像狗的,沒主見、依賴、被動、無能、粘鼻涕、跟屁蟲。完美,其實是一個不切實際的理想,也是一個陷阱,誤信它的存在,教人一輩子尋尋覓覓,結果往往把身邊的幸福也糟蹋了。」老費說到此,不禁長嘆一聲。

小麗看父親如此認真演講,不由受了感動,說:「老爸,你不用替我操心,我還沒那麼不知天高地厚,憑我這個黃毛丫頭,那裡敢奢求完美伴侶,只要你不奢求完美女婿,我就阿彌陀佛,謝天謝地了。」

忙了半天,原來是老費給自己上了一課──這世上或許沒有完美的女婿,但卻有完美的女兒。一個女兒,輕輕幫自己定位,凝聚取捨的分界,尋找一種感動來投入自己的命運,這種女兒,嫁給誰都是世世代代的情人。完美,原來藏在每一顆心的感動中。

 

tatu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