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風蠱/ Surgeon

 

每次霍平帶著女兒麗晶去祭祖墳時,他都會把當年高祖霍元甲的事蹟又重新講一次,說他設下生死擂台,力戰各國高手,連戰皆捷,替當時內憂外患的國家爭取了最珍貴的民族自信心,最後日本人買通漢奸,暗中下毒害死了元甲。一個在擂台上的王者,武學上的一代宗師,攻無不克,所向披靡,大義凜然,氣吞山河,最後還是輸給了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漢奸小人,輸給帝國的豺狼野心,輸給人性的貪婪、俗鄙。

看見父親捏著拳頭憤憤不平地說著,話裡的恨意尖銳地像釘子一樣,一根根釘入麗晶的小腦袋,在她童年的記憶中,是一種很熟悉的疼痛。她想像著先祖在擂台上生死格鬥,把火燒圓明園的怒火,藉霍家的拳腳烙印在敵人的身上,在四億人的歡呼聲中洗刷了民族的恥辱,又在歡呼中嘔血身亡,她的心碎了,不過命卻變硬了。

六十年了,在麗晶隨父親離鄉背井逃到台灣的日子裡,她的人生宛如一個巨大的擂台,一場接一場的戰鬥,令她應接不暇,疲憊不堪。幽靈般的敵人從四面八方竄出,招招狠毒,泯滅人性,她生存的條件就是要不斷地戰勝── 戰亂,在她登上逃難的末班輪船時飲彈自盡了;貧窮,先是傷在她擺地攤的街角,最後死在她南京東路上的自建公寓;病痛,在一次的乳癌切除手術後已被浸在台大病理科的福馬林桶中;衰老,那無聲無息的出招令人防不勝防,她只能用面膜和染髮劑輕輕遮擋;背叛,丈夫的外遇曾讓她瀕臨崩潰邊緣,如今已被埋葬在離婚前的亂墳中;無知,幫好友作保後她用一間公寓的代價叫它切腹自殺了;親情,真要命的纏鬥,雙方夾著愛恨交加對幹了一甲子,依然不分勝負--- 叛逆的兒子已改邪歸正,妹妹的胡作非為依然刀刀見血,父親的風中殘燭仍伺機反撲;最後,是自甘墮落與寂寞,暴飲暴食的攻擊一度讓她節節敗退,她用大量的閱讀與不停地工作困獸猶鬥。

記得離婚那年,她的朋友帶她到一家算命館卜卦,她卜到「蠱」卦,術士說:「這是感情受到誘惑的卦,先生的心受到外力的控制,婚姻難逃惡運。」一個莫名其妙的卦,一個術士的昏庸審判,就判了她的婚姻死刑,隨它吧,簽字時她還不在意,一回家她就決堤了。在滂沱的淚水中她思考著這遺傳自霍家的宿命--- 總是在生命搏鬥的過程中遇到凌遲般的背叛。

「幫我查一下蠱是什麼意思。」被一個卦打敗的她叫兒子幫忙。兒子在鍵盤上敲了一陣子,說:「妳自己看。」只見電腦螢幕上的維基百科寫著:「蠱,將多種毒虫放入一個甕中,令其互相咬食,最後僅存者稱蠱,古代巫術用於控制人心,…」

「我要查的是蠱卦,天下最毒的一個卦。」麗晶嘶吼著。兒子繼續敲了半小時,說:「找不到。」找不到也好,一個女人的一生,一萬本百科全書也記不完。

沒有百科全書的說明她也心知肚明這個卦在說什麼,自有記憶以來,這個卦已無數次釘入她的腦子裡、靈魂裡,先是用先祖的故事,再用她自己的故事,釘了又釘,鑽了又鑽,密密麻麻的,她已痛到只能忘記。說穿了,不過是教她要在人生的擂台上不停地戰鬥,直到敵人死光為止。或是…自己死光為止。

「死光了才好,只要我還活著就可以。」麗晶握緊拳頭,擺出搥向天邊的姿勢,這曾經打敗過無數列強橫暴的霍家神拳,竟在空氣中發出隱隱雷鳴,上面還沾滿女人最軟弱的淚珠,映著天光,燦爛一如無堅不摧的鑽石,令最黑暗的命運也奪目喪膽。

有一天,兒子興高采烈地跑來,說:「媽,妳說對了,蠱是戰鬥,不是誘惑,我問過中文系的教授,他說蠱卦就是叢林法則,也是混亂法則。不斷的決鬥可以產生最後的王者,這個叫叢林法則;從最混亂的狀態開始,過程中不斷刪去較差的答案,最可能得到最佳的答案,也就是說結局的完美度,依賴開局的混亂度,這個就叫混亂法則。」

麗晶笑著說:「我懂了,聖人的節操高低,就看他能抵抗的誘惑強弱,戲劇的感動力強弱,要看它能處理的矛盾與衝突的大小,能降大任的,要先能苦其筋骨的,最大的喜悅,來自最深的痛苦,最大的財富,來自最細微的需求,最崇高的山,接納最廣大的塵土,……」麗晶整整講了三天三夜,兒子才恍然大悟,原來媽媽才是天下最聰明的女人。

麗晶最心痛的事終於發生了。

父親的呼吸愈來愈弱,身體像一尊大理石雕一樣冰冷,麗晶在病床邊凝視著他,思考著一生不停與命運搏鬥的他,來到今天這個平凡的終點,是一場勝利還是失敗?她已經依照醫師的建議,簽署了DNR(Do Not Resuscitation),也就是要讓父親自然斷氣,不要任何急救措施。父親不需要急救,因為他完好如初,他只是累了。這一生,他吸了多少空氣,就吐還多少空氣,他始於一粒塵土,終將歸於塵土。

她在耳邊輕輕呼喚:「爸,我是麗晶,看到光就跟著走,不要回頭,我們都好,不用耽心,…」她看到父親的嘴角揚起,彷彿要說話,她卻聽不到任何聲音,空氣都凝住了,只有悲傷滿地傾瀉。她感覺父親的手輕輕握了她一下,然後就鬆開,鬆開她的童年,鬆開第一次他的手,要她自己走出人生的第一步那樣,只是這次鬆開的不只是她的一隻手,而是她的一整個世界。「爸!…」她淹沒在自己淒厲的呼喊聲,巨大的哀痛之海瞬間吞噬了她的一切。

在父親的告別式上,麗晶如此唸著悼詞:「…死亡,並不是認輸,是比賽暫停,要換人上場。父親的戰鬥從未停歇,他只是充滿自信地離開,他說由我們繼續接棒,他很放心。他說,只有廣大而深遠的戰鬥,一代接一代的戰鬥,才有不朽的生命。霍家的戰鬥,從一百年前全中華民族就在看,而我們的兒女們的戰鬥,以後全世界都會看。」

tatu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