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屯社史 

 撫今追昔交接儀式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        computer

 大屯社史.JPG

  Claudio問:「我們大屯社什麼時候改成自然交接?」Master答:「你問我就對了!正好是我當社長那一屆,第16屆也就是11年前改的。」

扶輪社是由社會賢達菁英所組成的國際社團,能擔任扶輪社社長是多麼光彩耀人而且任重道遠的大事,社長就任典禮理應辦得像登基大典一樣,普天同慶萬民歡呼才過癮,最好還能搬來什麼xx大家長、xx委員、xx議員的一堆來說說話,祝賀鴻圖大展之類的;養兵千日的狐羣狗黨就是要用在一時,叫他們送燙金巨幅匾額上書「德高望重」或「實至名歸」,也許「一人得道雞犬升天」更合孤意。不克前來的至少也送一對蘭花盆景,人未到禮數到也就馬馬虎虎吧!典禮嘛,張燈結采敲鑼打鼓舞龍舞獅,請個戲班子來演一棚「武松打虎」也不過分。如果警察局長我拜把的批准,我還希望放天燈,大筆寫上「社運昌隆」四字,放到天上去火燒大台中,這點子不錯吧!好不容易輪到我當社長老大,雖然扶輪社不必競選不用買票,但是要排隊排很久吶!何況再來一年當社長要天天7-11犧牲奉獻,就這麼第一天讓我過過癮又怎樣?

 

  喂!醒醒吧!別再做你的春秋大夢了!我們是扶輪社,不是xx會!

  大屯社從前是有「交接典禮」的,六月底或七月初不一定,首先由即將下任的社長敲鐘開會告別演說,不外安全下莊感激涕零云云,然後頒獎,要頒很久,才能表達誠心誠意感謝每一位社友。然後才是當天例會的重頭戲,交接典禮。交接典禮由創社社長(已故Life廖增 國先生)主持,介紹新任社長給大家認識,其實早就認識甚至互相看過褲子裡的東西了!反正是表示,這個社是我創的,現在我把這個社交待給你,你這個不懂事的新社長要好自為之,不要造反。然後從上一任社長的脖子上剝除社長項練,戴到新任社長脖子上,再仔細端詳一下,投以關愛和不放心的眼神,調整一下項練,好像怎麼戴都不對勁,怎麼看都不順眼。新任社長致詞總是小心謹慎保守而了無新意,除了對創社社長和歷屆前社長歌功頌德之外,就是蕭規曹隨。即使心懷叵測,也不敢稍露消息。至於交接是交接什麼東西?這就好玩了,我們學總統和五院院長的交接儀式,用黃綢布把一顆很大的印信「大屯寶璽」包起來,上一任社長把印信交給總監代表,再交付給新任社長。「大屯寶璽」是啥東西?唉呀!就是一個空紙盒啦!是否一切屬於是實?真的啦!我們就這樣一屆又一屆交接過來的。然後是新任社長介紹職員及理事,並披肩帶一鞠躬。最後由新任社長敲鐘閉會吃飯。

  因為同一個時間內,上一任的社長要感恩致謝頒獎,包括高爾夫年度頒獎,也在交接典禮時佔用時間以彰顯其重要性。加上新任社長的時間,所以交接這一天通常會拖時間餓肚子。還好省略了新社長就任宣誓:「余誓以至誠,領導社友,反攻大陸解救同胞…」否則肚子會更餓。

  上週Safe的感恩例會,社長和秘書說話致詞如連珠炮似的趕時間,頒獎也只頒年度出席百分之百獎而已,就已經用了40分鐘,準時7點吃飯。想當年獎可多呢!惟恐社友有人摃龜,幾乎人人有獎,捐款高額有獎,四大服務有獎,連理事都有遣散費可拿,你說奇怪不奇怪?更奇怪的是,Master說有一次他拿到的紅包是空的。頒獎多,致詞也多,當時金蘭社交接時要互派使節團蒞會祝賀的,台北大安社致詞完換台北大同社,還好日本和光社沒有來,否則八點都吃不到飯。

  其實在交接典禮的時候,新任社長總是笑不出來,一方面他只算半個主角,大半時間被前面那個歹戲拖棚的人佔用了。另一方面不能掌控節目和程序的安排,一切行禮如儀,時間緊迫壓力逼人。而恭喜的聲音也不知是恭喜卸下重任的人,或是揶揄剛要挑起重擔的人。

  Master英明!把感恩例會和新任社長及職員上任儀式分開舉行,感恩的專心感恩,交接儀式也取消了,改為自然交接,從敲下第一聲鐘起就自然上任了,更確切的說是,從七月一日零時新任社長還在睡夢中,就變成社長了!一覺醒來黃袍加身,更自然也更符合真實,我們不必再為「大屯寶璽」盒子的大小、包裝而傷腦筋了!

  Computer也要借機邀功,如果有功的話!因為自然交接是「電腦」引進的主意,是看了台中社和台中中央社的例子偷學的。剛開始在大屯社提議採行自然交接時,沒人理會,認為這是什麼餿主意,做事情「援例」最保險,不會挨罵,遲至Master社長Safe秘書那一屆才採行自然交接。

  其實自然交接一樣可以把新年度第一次例會或稱「社長暨職員就任典禮」辦得熱熱鬧鬧的。第20屆社長Computer就任時在麗緻酒店舉行,就請了二十桌吧!全家大小老少都出動了,連做西裝的裁縫老板(台北清溪社Tailor)也專程趕來,台中中央社更傾巢而出,來了二三十名美女助陣,大家唱歌跳舞,無樂不作。Computer輕鬆快樂的當起社長來!

  社團由人所組成,是個有機體,會自然演化,改變也許是緩慢的,改革也許會遭受阻力和困難,但是大屯社27年來還是有許多變化,如同扶輪百年來有很多很大的改變一樣。區總監Concept希望今年度各社都能整理出一本社史,社刊委員會將和社史委員會(主委 Lens)密切配合,我希望大屯社史不是呆板的年度紀事、編年史,而是深入觀察這個社團的 演變,在人、事、制度、習慣等各方面作比較分析,類似通史的寫法,當然筆法力求輕鬆好看,不必太嚴肅。在此拜託各位社友尤其是德高望重的元老們能鼎力支持幫助,提供您的智慧和記憶,點點滴滴都是大屯社史的寶藏。特別懇請提供舊照片,讓我們一起分享往日甜蜜的回憶!

 

tatu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